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束昱,同济大学教授、同济地下空间研究院院长、全球城市地下空间研究会理事长、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客座研究员、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师。 [阅读全文]

刘语冰教授工作简历: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新技术促进分会常务专家理事,原铁道部标准计量研究所副所长、原铁道部专业设计院轨道处总工程师。自1954年开始,先后在铁道部设计局定型设计事务所、铁道科学研究院和铁道部专业设计院从事铁路道岔的设计、科研和标准化工作。曾参与建国前从不同国家进口的道岔标准的简统工作;参与铁路恢复时期模仿国外的道岔设计工作;组织自主的道岔设计工作;组织自主的“六二型”和“七五型”道岔标准化工作;参与高锰钢整铸辙叉的研究和组织高锰钢整铸辙叉的系列设计工作;参与矮型特种断面钢轨的设计和主持矮型断面尖轨跟端锻造工艺的研究;参与和协助提速道岔的设计工作;参与和协助高速铁路大号数道岔的设计工作;主持研制成功锻焊辙叉、高强耐磨钢锒板辙叉和锒尖尖轨。编写《道岔构造和设计》(上、下册)、《日本高速铁路轨道概况》和《铁路道岔论文集》三部专著。 [阅读全文]

8月31日下午,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新技术促进分会会长换届工作会议在北京交通大学隧道及地下工程中心举行。 [阅读全文]

2013年初春时节,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其中,交通运输部统筹规划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发展,呼吁多年的交通运输大部制改革终于启幕。作为组建综合交通运输管理体制的新亮点,铁路在历史上首次实现政企分开,铁路封闭、垄断的市场大门终于开启。 [阅读全文]

随着我国城市化水平的提高,交通拥堵、高楼密集、土地资源匮缺、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等诸多城市病却相伴而生。在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即便有摇号、限行等控车措施,机动车的迅猛增加依然“激流勇进”,在行车高峰交通严重拥堵时,中心城区各条环线上俨然成了露天临时停车场。为此,我们不得不向地下索要资源和空间。 [阅读全文]

高速铁路、城市地铁建设城来越多,我们看到它们带来的便捷一面,却忽略了环境保护、地质安全等因素,因此带来的损失如地铁漏水、塌方、地陷等事故屡见不鲜。电影《夺命地铁》中一个“小小的疏忽”引发河水倒灌,几近让整个莫斯科陷入毁城危机,不得不让人从城市的美梦中惊醒。也许有时候我们应该放慢脚步,毕竟生命重于一切。日前,本刊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卢耀如院士就依靠生态谋发展的理念,建立立体交通网络,以及铁路在地质上取得的成果,畅谈了自己开展的工作和最深刻的体会。 [阅读全文]

在我国当今岩土工程领域,可以说专家众多、学者如云。然而,能够称为大师或泰斗级人物的,查阅一下资料,却不过百人。 [阅读全文]

曾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总调度长、总工程师,现任中华铁道建设新技术促进会会长。从1956年考取北京铁道学院至2000年离休后,又接任中国地方铁路协会会长一职8年,再出任中华铁道建设新技术促进会会长。从弱冠智龄至杖朝之年,华老与铁路结缘已58年。 [阅读全文]

刘语冰教授呼吁不止的道岔简统化问题,则如秋山草木一片片极目枯黄一年年。但他,毅然在风霜中矍铄地等待着春的来临。事情于近期似乎有了转机。我从教授的电话里得知,铁总某领导已介入此事。刘老的喜悦情态溢于言表。遂相约于刘老府上,单就铁路道岔简统化问题,开始了本期杂志的高端访谈。 [阅读全文]

智者是快乐的,因为他能以理性的思维、科学的逻辑推演出未来的现实景象,并能摆布事物沿着自己的思路抵达理想而快乐;智者是痛苦的,当他预见了未来而又无法左右事物的发展时,他的苦痛将倍数于常人,幂数于蠢才。 [阅读全文]

上马击狂胡,武则虎威;下马草军书,文则鸿儒。一个奋战到帅位的兵,令人敬佩。一个文武兼备的人,令人钦佩。一个有故事的人,令人感佩。赵广发,就是一个荣居过帅位能文能武有故事的人。 [阅读全文]

中铁十八局集团四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闫广天(以下简称闫总):“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道兵精神依然是我们宝贵的精神食粮。 [阅读全文]

郑机的形象具有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气质,白净的面庞戴着白净的眼镜,白净的镜片后,是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神。他以平易的话语开始了访谈。他说:“近两年,受国际经济危机及国内经济政策调整的影响,我国高速铁路建设速度有所放缓,但仍有许多项目正在建设中。 [阅读全文]

笔者:对工务部门来说,目前深夜作业主要存在于哪些方面? [阅读全文]

近日,《路讯》杂志社记者携带着这些问题,拜访了中华铁道建设新技术促进会名誉会长、我国著名的高铁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院士王梦恕(以下简称王院士),以期深度解读当前我国铁路建设事业发展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并以此回馈业界。 [阅读全文]

自1966年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研究生毕业以后,至今近五十年的科研工作中,沈老一直坚持在建筑工程第一线从事技术研发,不仅攻克了众多的专业难题,更研发了十多种领先国际的施工工法 [阅读全文]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丁跟牢从西安仪表工业学校(1982年归入西安理工大学分校)中专毕业,分配到了天水铁路信号工厂,一干就是30多年,直到退休。可以说一辈子交给了铁路事业,是光荣的铁路一兵。 [阅读全文]

总数: 25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页次: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