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睿智信服业界 已古稀依旧勃发——记北京市建筑工程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沈保汉

2012-07-31 13:26:32 来源:中华铁道网

自1966年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研究生毕业以后,至今近五十年的科研工作中,沈老一直坚持在建筑工程第一线从事技术研发,不仅攻克了众多的专业难题,更研发了十多种领先国际的施工工法

\
 

古语云:时世造英雄,乱世出英雄。在中国大地工程建设领域百废待兴,急需大整旗鼓之际,英雄也应世而出。他就是拥有多项头衔、担任多项职位,并取得了一系列辉煌成绩的北京市建筑工程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沈保汉。而业界都恭敬的尊称他为沈老。

美玉虽然古朴,但温润中总透着典雅,祥和中必渗出丰润,而沈老正是如此。自1966年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研究生毕业以后,至今近五十年的科研工作中,沈老一直坚持在建筑工程第一线从事技术研发,不仅攻克了众多的专业难题,更研发了十多种领先国际的施工工法,帮助我国基础工程领域实现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强盛局面,向业界昭示了基础工程领域强势发展的希望,而他也用其辉煌的成绩向业界展示了自己丰润的学术底蕴。沈老强调:任何一种桩型都不是万能的,都有其适用范围,关键在于找到切入点,扬长避短;再好的桩型只要在施工中不注意质量或超过其适用范围,就会出现质量问题甚至造成重大事故及经济损失。

也许正是因为对待问题的这份执着严谨态度,才使沈老不仅赢得了业界的尊重,也为自身带来了无限的荣誉。他用自己辛勤的努力荣获了全国科学大会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4项、三等奖6项,4项成果被鉴定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6项成果被鉴定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而当荣誉接踵而至的时候,沈老却始终低调而冷静,保持着朴素睿智的学者风范。不过,也许正是这份睿智,才会让他让业界信服,才会让他始终保持着那份豁达的胸襟。

古语云:山不解释高度,并不影响它耸入云端;海不解释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而当低调成为一种品格,一种修养,一种胸襟,一种责任的时候,那它会因为根基牢固,枝叶繁茂而硕果累累。而沈老正是因为他的那份责任心,才使他在帮助产业实现了腾飞之后,尽享着那份硕果。

在70年代,我国的基础工程领域还是一穷二白,完全靠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施工。看到这样的局面,沈老毅然决然的投身于我国基础工程建设领域的科研开发之中。并首次将普通直径的长螺旋钻孔桩基用于24栋的高层建筑,其“灌注桩基础及配套设备”的成果在北京市和建设部的“长螺旋钻孔灌注桩基础及配套设备”的项目中,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为我国长螺旋领域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沈老还综合分析了400余根不同类型的试桩资料,并提出、发展、证实了评价桩垂直承载能力的S—LgP法(S—LgP法曲线末端直线段起始点法),被分列为四个部、省级规范与规程。并于1985年获得建设部科技进步三等奖。

80年代,当我国的桩基工程领域取得了小规模的成功后,沈老更是忘我的钻研,由他主持的锚杆注浆关键技术和应用工程的课题,在建设部“土层锚杆成套技术——螺旋干作业锚固法”的科研项目中,获北京市和建设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而他所主持“确定桩屈服荷载的新方法”的项目,不仅成功的填补了我国该项技术的国内空白,更解决了国际上如何恰当的评价屈服荷载的难题,并于1992年被列入《灌注桩基础技术规程》。

90年代初期,我国的桩基工程领域也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沈老更是兢兢业业,坚持奋战在桩基工程领域科技创新的第一线,由他所主持的建设部“钻孔灌注桩桩端压力注浆新工艺及承载力评价”的项目,研发出了3种桩端压力注浆装置,获得了专利两项,并获得了2001年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在参与“大直径全套管灌注桩综合技术研究”项目中,荣获2005年中冶集团科技进步二等奖。而他所主持的“评价桩工作特性的新方法—P/Pu—S/Su曲线法”的项目,经北京市权威机构鉴定,属国际上首创,该成果更是荣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进入新千年以后,我国桩基领域已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而这时,沈老再接再厉,再次助燃我国桩基领域的发展。由沈老所主持软切割方式全套管钻孔咬合桩技术的研究和开发,获得了王梦恕院士的高度评价,并于深圳及天津等地32项地铁及地下支护结构工程中付诸实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因此获得了2006年云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更在2001年的“复合载体夯扩桩成套技术”项目中,获我国14项发明专利授权,并于2007年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不仅如此,在“三岔双项挤扩灌注桩(简称DX桩)成套技术”项目中,沈工参与主编了国家的行业标准《三岔双项挤扩灌注桩设计规程》,并达到了国际的领先水平。

2009年,由王梦恕院士和施仲衡院士等多位院士联名担保,推荐沈老成为我国桩基领域唯一一个成为院士候选人的工程师。这对于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誉。但沈老依然很淡定,他说:“成不成为院士对于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了。我已经73岁了,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在我还有能力的时候,多做一点事来回报祖国,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了。在过几年我也“80后”了,目标就是保证80岁,闯过90岁,争取100岁。”说完,沈老爽朗的笑了。

这不禁使我想到了中国的一句古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也许正是这种奉献精神,才让业界看到了沈老身上独特的人格魅力。

而当沈老把这种魅力又升华到一种风度,一种姿态,一种智慧,一种感悟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他的果敢和胆识。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沈老,儒雅中不失豪放,深邃中尽是真诚。

此外,身兼数职且已近耄耋之年的他在工作之余仍不忘创作,常有精品论文问世。有一种超凡世惟我自享的优雅,脱名利自身独清的淡泊。截止到目前,由沈工纂写发表的论文和著作已经达到了424万字左右,其中发表桩基础以桩坑的开挖与支护等方面的著作有12部,论文185篇(其中日语论文3篇,英语论文2篇)。到我们采访沈老的时候,老人告诉记者,目前正在写四部关于桩基领域的书籍和为相关学术杂志纂写多篇技术论文。

这也许就是一种境界,一种豁达无私的人生态度吧。让我们忍不住的为沈老感动。而在感动之余,我们又要感谢,感谢沈老为产业强盛所付出的辛勤努力;感谢沈老所取得的光辉成绩和丰硕成果,正是因为沈老所取得的辉煌成绩,才让业界看到了桩基领域蓬勃发展的希望,看到了未来强盛的曙光。

最后,我们还要祝福,祝福老人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为我国桩基产业的深润发展再燃圣光!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