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取水源头地——湖北省老河口见闻纪实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张俊杰)1952年,毛泽东登临河南省郑州邙山,俯视脚下滔滔奔流的黄河,问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也是可以的吧?”无论是诗人的浪漫,还是政治家的预言,50年后的2002年12月,当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庄严宣布“南水北调工程现在开工”时,一项宏伟的工程便被永远定格在中国乃至人类历史之中。

  一步之遥:水电之变

  资料显示:南水北调工程分东、中、西三线。中线工程:从汉江丹江口水库加坝扩容后,沿线挖渠引水,经唐白河流域,过江淮分水岭,沿黄淮海平原西部边缘,在郑州以西穿过黄河,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跨越淮河、黄河、海河流域,自流到北京、天津。输水干线总长1421公里,中线丹江口加坝工程于2005年9月26日开工,2010年完工,2014年开始向河南、河北、北京、天津等沿线44个城市提供生活和工业用水95亿吨。

  南水北调工程中部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以来,累计调引南水60.9亿立方米,惠及京津冀豫四省市4200多万居民。那么,到底这一工程取水源头地情况如何,按照《全国政协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史料征集座谈会精神及文史资料征集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我们采访一些地区、单位、个人实地了解南水北调中线一起工程对于取水源头地城市老河口的生态环境和经济环境产生过怎么样的影响?

  2017年2月17日,一辆黑车的小轿车,穿闹市,出市区,来到距离老河口城市26公里处南水北调中线取水源头地的中国“水都”丹江口市。登上176米加坝后的丹江口水库大坝,环顾两岸,“一江三县市”(丹江口、老河口、谷城)汉江风景便历历在目:北岸的沿江公园,蜿蜒曲折,延伸到被老河口、谷城两地夹住的汉江地带与老河口一步之遥的新港开发经济区。南岸的丹江口新城,高楼林立,川流不息,不少外地游客穿境内而过,驶向道教圣地——“武当山太极湖养生乐园。”眺望汉江,满载客货的轮船,往来如梭,一片繁忙的景象。导游解说:“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建于1958年9月,当时设计的大坝高度170米。但由于种种原因,1973年完工的大坝只有162米高。南水北调要求大坝加高到176米,一是增加蓄水量,二是驱使丹江口水能够凭借足够大的落差自流到北京、天津。”谈及大坝如何加高,导游用“穿靴戴帽”来形象地概括这一工程。“穿衣”是指在坝体下游再加一层混泥土使它变厚;“戴帽”是指在原坝体上再浇筑一层混泥土。它的原理与混凝土大坝原理一样。

  返回途中,“老十”公路上的风很野。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也无法抵挡锐利的风掠过肌肤。风也掠过汉江水面,水面顿时泛起阵阵涟漪。小车内,随同采访的老河口市政协文史委崔生田主任阅读2017-02-08《经济日报》一则有关南水北调的信息——“【经济日报·区域看点历经半个世纪规划论证和12年艰辛建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于2014年全面建成通水,取得重大阶段性胜利;通水两年多来,南水北调工程有效地缓解了我国北方地区严重缺水的状况,促进了地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中线工程,从湖北丹江口水库自流引水,沿着中线主干渠向沿线河南、河北、北京、天津4省(市)供水,干线全长1432公里,年调水规模95亿立方米。未来的二期建完后调水规模将达到130亿立方米。”“水是生命之源,水资源的有效供给唤醒了受水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据测算,东中线受水城市每年将增加工农业产值近千亿元。”

  水是财富,老河口市紧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源头丹江口市下游,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将导致流经老河口市的汉江水量大幅度减少,又会对处于老河口地盘上的水电企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又采访了王甫洲水电站的相关技术负责人——公司技术总工沈中平介绍说:“王甫洲水电站(王甫洲水利枢纽工程)位于老河口城区西南汉江干流上,上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取水源头丹江口水库30公里。电站装机容量109MW,年设计发电量5.81亿KWH,工程于2000年投产发电。王甫洲水电站是老河口第一纳税大户,2006年实现税收5229万元,占当年老河口税收总额的33.52%。”鉴于,南水北调中期一线工程投入使用期间,王甫洲水电站委托过专业机构对企业效益作过评估,2015年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院《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和调水对王甫洲电站发电影响报告》认为:“丹江口水库大坝加高施工期(6年)控制水位运行造成的王甫洲水电站电量损失为1.09亿kW.h。中线一期工程调水后,王甫洲水电站平均每年损失电量为1.43亿kW.h,其贷款偿还期将延长半年,整个还款期间需要多支付因为贷款利息1082万元。调水达设计规模后,王甫洲公司每年将减少售入5826万元,减少利润1062万元。这对售电收入是公司唯一来源的王甫洲水电站影响是巨大的。”

  类似中线工程实施后,因调水而减少收入的老河口王甫洲水电站例子不少,尤其是诸如老河口引丹大渠沿线孟桥川、马冲、宋营等17座小水电也不得不关闭,从而造成老河口一批发电企业税收收入减少,上述企业对老河口税收带来较大损失。当地财政部门保守估算,每年老河口将因此减少各类水电税收3400余万元。老河口市王甫洲水电站杨林经理深有感触地说:“汉江水北调35个大中城市受益的前提是随着中线工程的实施,汉江来水的大幅减少,我们王甫洲电站发电量也随之减少,企业效益下滑的厉害,连续三年上缴利税至少每年两千多万。”

  生在汉江边长在汉江边,老河口人恋水更爱水。“南水北调成败在水质。”采访中,老河口市南水北调办公室负责人介绍,作为“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水源所在地的老河口,爱护水质如爱护人的肾一般。针对中线工程实施后,汉江径流量将减小,自然稀释能力随之降低,老河口市城区每天排放的生活污水就多达7万余吨,如果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汉江,将对汉江水质造成严重污染,直接危及下游9个城市1200万居民的身体健康难题,近年来,老河口市启动了以保护汉江水源为目标,以大规模兴建城乡污水处理厂为重点内容的宏大的“碧波工程”,对城乡生活污水、工业废水排放实施全方位末端拦截、净化,以保住汉江的一江清澈碧波。“2004年底,投资1.56亿元(不含配套管网)、日处理能力6万吨的城市污水处理厂破土动工,2009年建成运营,经处理后的尾水COD值等6项指标,均达到优良或良好级。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建成运营,使得老河口市一举关闭了城区沿江一带的全部47个排污口,各类污水通过配套的地下管网整合后输入污水厂集中处理。城区生活污水收集处理率达到65%以上。目前,老河口市是全省城市污水处理系统建设、运营最早和最好的少数县级市之一。”

  长久生活在老河口的人,听到这些介绍自然而然会想到这座城市其他各乡镇已全面启动的污水处理厂及工业污水处理厂建设。这一批计划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包括:日处理能力10万吨的陈埠组团污水处理工程(含生态化工园区4.8万吨集中式污水处理厂一座)、日处理能力4.4万吨的洪山咀组团污水处理工程、日处理能力1.5万吨的仙人渡组团污水处理工程以及孟楼、张集、薛集、竹林桥等重点镇的污水处理厂。至于效果到底如何,酷似公园形状的城南新区城市污水处理厂内,环境优美、绿树掩映,现代化的机器设备高速日夜运转,符合污水处理技术标准的处理后水进入汉江预定水道,就切实让我感受出这些污水处理厂项目带来的巨大效益。

  不过,老河口市南水北调办主任李建兵介绍说:“老河口市因中线工程造成的财政增支数据统计表显示:环境保护支出1719081万元,其中新建污水处理厂地方配套投资额12600万元、扩建污水处理厂地方配套投资额与污水处理厂运行经费缺口额708万元。”诚如,哲人所言:“万事有利必有弊!”从王甫洲水电站生产区所在地以及城南新区城市污水处理厂返回市区途中,又发现上述项目给村民带来的实惠。对于这一带,我并不陌生。过去,全是沙包子,土壤不长庄稼,光长茅草。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为了维持生计,便在汉江河里捕鱼捉虾,进城换取点粮油钱。老辈子说:“人家是沙里淘金,我们是江里捕鱼捉虾。”如今,这一带村民依托2000年投产发电的老河口王甫洲水电站与城南新区新污水处理厂的资源优势,几乎家家户户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堤上岸下:增减之变

  汉江堤防,是丹江口、谷城、老河口“一江三县市”沿汉江一段的通称。汉江两岸只要指向谷城、老河口一江两岸,仅老河口汉江河段堤岸总长54.8公里,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竣工后,每年汛期,旧社会那种不怕汉江动干戈,只怕江堤一梦终”提心吊胆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老河口汉江河段堤岸,是老河口城区30万人口与万亩良田的安全屏障。群众称之为“命堤”。但是,旧社会兵荒马乱,上下游也没大坝,反动统治着更是不顾百姓的死活,以至于堤防长期失修,遇上汛期,常常漫堤溃口,洪水泛滥成灾。因此有“千里汉江,险在老河口”之说。解放后,1998年全市党政军同心,携手有效地预防了洪灾,提高了防汛能力,保证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问题。

  南水北调中线第一期工程投入使用后的今天,堤岸的情况怎样呢?2月17日上午,老河口市水利局副局长卢朝社介绍说:“老河口市汉江堤防总长度57公里,南水北调中线方案实施后,一是流量变化造成河势多变,堤防的重点位置发生转移;二是水位下降造成岸基显露河水冲刷,使防护更加被动;三是河岸下切加速,堤防护坡下滑移动,严重危及堤防安全。丹江口水库加坝调水以后,老河口段汉江径流量减少近三分之一,水位下降将导致堤脚裸露、岸坡坍塌问题更加严重,急需整治加固。目前,城区堤防不少地段都存在严重的驳岸淘空下陷、堤脚空虚、岸坡坍塌问题,堤防整固工作已启动,纳入整治计划的堤岸共有48.22公里。”

  当我们来到付家寨段、王甫洲晨光村等地段,只见广阔的田野里,果林成片,麦苗碧绿,堤防旁的灌溉系统延伸向果园。村村通四通发达,汽车、农用车来回奔驰。村庄里,绿树掩映,粉墙衬托,一片欣欣向荣景象。

  然而,给我们印象更深的,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投入使用给老河口堤防护理与整治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老河口市堤防处张文莹主任向我们介绍:“付家寨段(接丹江口市界--洪山咀)河岸线长17.3公里,现已护岸1.07公里,急需整治险段8.7公里。主要存在问题:主弘贴岸,河床刷深,长年风浪冲刷,岸脚陡立,垂直高在9-15米之间。汉江河道发洪水时,崩岸严重,造成严重水土流失。崩岸严重地段如果不及时进行整治处理,将危及沿江部分居民房屋和公路、铁路安全。急需整治险段共计8.7公里,其中六股泉至苏家河段5.8公里;苏家河至彭家沟地段0.9公里;杜槽河段2公里。处理方案:按1:2.5坡比削坦护岸。逐年分批分期采用水下按1:2.5坡比抛石固脚,脚下做2-3米宽枯水平台,脚上修筑2.5米高浆砌块石挡土墙,然后采用削坦干砌块石或砼平顺护岸。”“老河口市王甫洲晨光泵站崩岸险段位于老河口市王甫洲段汉江左岸,距离老河口市区10公里,王甫洲泄洪闸下游1500米。在高水位、大流量下,该泵站起到挑水坝的作用,保护着下游的安全。此险段是原是沙滩地,王甫洲电站建成后,在逐次洪水过程中崩岸形成的,河岸为沙土地,无抗冲涮能力。洪水经王甫洲电站泄水闸洪水下泄,洪水贴河岸淘涮,发生大洪水侵害,致使该段河岸严重冲毁,跨塌严重,形成陡坎,严重危及附近居民和农田安全。该泵站若冲毁,必将造成下游大面积居民住房和农田冲毁,因此,对该泵站及时进行整治加固,在现有河床高程下挖1.5米,修建重力式挡土墙,墙后回填砂砾料,坡比至1:2.5,墙上砼护坡,护坡厚20厘米至86.5米高程,挡土墙外抛石固脚,护坡四周下挖0.5米砼压边。本次加固工程工程量为:抛块石362立方米,回填砂砾料1740立方米、砼681立方米,投资40.14万元。类似这类城区其他地段汉江堤防改造额外增加费用累计已达33000万元。”

  与这种老河口市因中线工程造成的汉江堤防改造额外增加费用不同,汉江老河口段鱼类资源却因中线工程呈现出锐减态势。老河口市水产局陈学峰科长向我们介绍:“2003-2004年(王甫洲电站竣工后)在汉江中游江段共监测654船次,统计渔获物6914.16kg,生物学测定1682尾,确定鱼类有78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后,改变了汉江原有的生态环境,调水后因水量减少,流量、水位、流速等水文情势发生变化,而且污染物浓度增加,鱼类的生存环境将面临考验。尤其是电站大坝修建后,排泄的水温比较低,达不到鱼类繁殖所需要的水温条件,至使鱼类产卵的时间被延迟20-60天,还有许多鱼类因水温过低再也不能在汉江繁殖。此外,河道采砂等生产活动对鱼类的产卵场也造成了破坏。”“汉江中许多鱼类具有江湖间洄游的习性,下闸蓄水后阻隔了鱼类洄游的道路,水流速减缓也会加剧水质恶化程度,鱼类繁殖、生长、栖息的环境条件受到影响。如,因水量减少及生态环境变化,目前汉江中下游仅有的经济洄游鱼类鳗鲡、长颌鲚,以及珍稀鱼类胭脂鱼、白鲟等种类难见其踪迹。同时,也阻碍了其他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鲤科鱼类的洄游。近9年来,未见到渔民捕到1尾河鳗。”对于如此“舍小家,顾大家”全市上下社会各界丢很支持,有关上级部门也体谅老河口的苦衷,正在采取弥补措施。比如:为挽救上溯途中受阻于水利枢纽河鳗鲡、长颌鲚以及珍稀鱼类胭脂鱼、白鲟等珍稀鱼类,上级已经下拨500万用于建立汉江人工繁殖放流站项目,计划在保障自然繁殖条件之外,建造亲鱼暂养池、孵化育苗车间、幼鱼培育池、活饵料培养场等,用人工繁殖的方法取得鱼苗,经培育成为一定规格的鱼种后,再大批放入汉江,从而保证渔业资源枯竭状态,提升汉江恢复提高渔业资源数量和质量。

  城内滩外:产业之变

  虽然进入春天,老河口却依然大雪纷纷降落,寒气逼人。

  2017年2月22日上午,当我们路过汉江光化大桥地段时,曾坐落在这里的四家大中型化工、冶金、建材、造纸企业企业关闭搬迁消失了。老河口市南水北调政协办公室李建兵主任告诉我们:“企业关停造成的减收。为配合中线工程实施,净化汉江水源,老河口自2004年起,陆续关停、破产了一批对环境有不利影响的企业,对税收造成了一定影响。不含集体、村办等小型企业,仅大中型企业就已关闭了四家,即河化集团、光磷集团、林化总厂和宝石水泥厂。四家企业关停的前三年,平均完成税收共计1896万元。”“化工企业搬迁造成的减收。为配合中线工程实施,保护汉江水源,自2009年起,老河口积极筹建生态化工园区,将汉江沿线共计21家五氧化二钒加工、化学制浆、废旧轮胎加工等企业集中搬迁至园区内。21家企业搬迁的前三年,平均完成税收共计776万元。”“为彻底解决工业废水对汉江污染的难题,老河口市在积极调整、优化结构的同时,加快对工业布局的调整。目前,正在积极推进城东精细化工、冶金等多个生态工业园区建设,每个园区都将兴建一座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实行清洁生产、绿色发展。预计2012年完工后,现分布于汉江东岸的所有化工、冶金企业,都将搬迁至生态工业园区,从而基本杜绝上述两大行业对汉江的污染。”在我们当地群众记忆中,“农业是聚宝盆,工业是摇钱树,化工冶金企业能够提高知名度。”如今,老河口市人民勇于牺牲局部利益保障南水北调全局利益的精神,激励着汉江沿岸沙滩地的人民,大家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和力量,重新安排产业结构,为鄂西北汉江明珠城市“水乡花都”的老河口做出更大贡献。在这里,我们重点访问了老河口市梨花湖(省级风景名胜区)与洪山嘴镇。

  老河口市梨花湖风景管理会办公室主任徐涛介绍:“南水北调后,千里汉江第一座低水头发电站——王甫洲电站与丹江大坝之间,形成宽阔水域和丰富的湿地景观,面积332.6平方公里,2003年被湖北省政府命名的省级风景名胜区。”“目前,老河口市针对因中线工程实施调水后,新增21.75万亩沙化土地,目前5.65万亩土地沙化的治理已经立项,建设工期为6年,主要分布在紧邻丹江口水库下游的汉江流域老河口段两岸,项目总投资为4128.98万元。项目建设本着申请国家财政投入为主,自筹为辅的原则来筹集资金,计划申请上级财政扶持资金3600万元,项目区自筹528.98万元。剩余16.15万亩沙漠化治理有待上级支持。”“据测算,调水95亿立方米.南水北调后,汉江水环境容量减少23%左右。由于地表水位下降,江中洲滩湿地面积和岸边河滩湿地面积将大量减少,过去丰水期(约全年2/3时间)可以淹没的大片江心、江边滩涂和堤脚将长年裸露,急待对境内河道洲滩进行整治。要在保证河道足够过洪断面的前提下,依据自然河势,采用‘挖低抬高’的办法沿河道岸线加固整修堤防,构筑堤防保护圈,对洲滩进行防护,合理开发利用洲滩地。”

  与丹江口市接壤的洪山嘴镇负责农业的副主任孔林富介绍:过去,这里水系紊乱,堤防修护不力,对岸谷城属于天然石头山河提,而我们老河口这边一律属于沙土河堤,一旦遇上汛期,沙土地庄稼就会被淹没,农业生产极不稳定,过去人称“汉江梨花湖,十年九不收。”这些年,洪山嘴镇针对南水北调后境内沙土地面积剧增的实际情况,依托万亩沙洲做文章,提出了“近江筑堤养鱼植藕,沙洲作物间作套种”的开发思路,先后发展起以大仙桃、汉水梨为主的优质水果基地1.3万亩;以山药、花生、西瓜为主的高效经济作物套种面积6000亩;精养鱼蟹、荷塘面积2000亩。昔日大风吹来,黄沙满天飞的荒洲,如今已变成了鸟虫瞅鸣、瓜果飘香的生态示范园。特别是杨遂胜的仙仙果品公司成了当地农民致富的“提速器”,每年通过公司销售果品达8000吨,销售收入3000万元,果农每户平均增收2000元。随着仙仙果品的声名远播;观光旅游呈现出方兴未艾的趋势。自每年3月底桃花竞相开放,到4月初梨花满园,绵延至国庆节桃梨瓜果香,游人如织车如潮。2005年8月,胡锦涛总书记亲临洪山嘴梨桃园(汉江水果带)视察。2006年被省政府授予“湖北省级农业旅游示范基地”。

  关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对梨花湖的影响,徐涛主任如数家珍:“中线工程实施后,汉江径流量减小,导致村民‘拦湖围堤’养鱼,仅去年,撤除太山庙私自的这种河提一次性费用已高达6万多元。另外,对岸谷城不少违法挖沙企业越过中心线,将江中心沙运走留下的汉江石越来越多,严重威胁到汉江来往的船只航行安全。”孔林富主任向我们介绍:“与丹江口毗邻的杨化岗、石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投入使用后,原来山上的泉眼大了,空气湿度以及丘陵湿地面积扩大,农用包括果树机井费用降低了,但农村面源污染就已初步显现出来,导致仙桃梨果品质下降,加上一些诸如‘五月鲜’‘春蕾’‘吊白桃’等品种,已经落伍市场消费者需求,梨子也存在品种需要更新的问题。目前,全镇桃梨水果正处于品种调整期,这也是顺应农业供给侧需要。”

  离开洪山嘴镇,我们看到,掩映在青山绿水间的一栋栋“农家别墅”,与绵延30里的汉江岸边,3万亩桃梨果园银装素裹,成为汉江经济文化生态旅游带最美的景致,向世人昭示了这里处处充满生机、和谐发展的喜人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