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高温保运输 上海铁路局暑运"火热"

来源:千寻生活

  38℃!39℃,40℃!入伏以来,热浪席卷长三角,酷热难耐。安徽、江苏、浙江省和上海市境内"高烧"不退,一次次拉响高温预警,局部地区气温超过40℃,屡创纪录。

  面对持续高温"火烤",上海铁路局17万员工坚守岗位,以饱满的热情,旺盛的斗志,战高温、斗酷暑、保运输,用汗水和行动诠释了责任担当。万里铁道经受住了高温"炽烤",运输生产蒸蒸日上。暑运25天,该局客流持续增长,平安运送旅客4737万人,同比增运475万人,增长11%,日均客发量190万人。

  "桥肚"里洗桑拿

  七月的江南,热浪灼人。

  当车速接近300公里/小时的京沪高铁飞驰而过时,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在高铁钢轨下的桥体箱梁内,有一群铁路桥梁工坚守在这"暗道"里检查设备。

  "架通京沪高铁丹阳至昆山的丹昆特大桥,全长164.784公里,有4995个桥墩、19392个桥墩支座、77568个螺栓,这些部位稳固与否,将直接与高铁安全运行息息相关。"刚上到桥墩,上海工务段苏州北高铁线桥车间桥梁工区副工长龚明华津津乐道:"这儿是我们’桥梁医生’的检修岗位。对于’桥肚’每一处,我都特别熟悉。"

  暴晒过的桥面散发着阵阵热浪,箱梁体"桥肚"内缺氧,低压,不通风,闷热。不到十分钟,汗水就把桥梁工的工作服浸湿,可是他们巡检不放过一个隐患。

  "混凝土热传导效率较低,经过长时间高温炙烤后的桥体外壁,不断将热量向梁箱内传递。到了下午,梁体内部的温度接近50℃,这里热得像个大蒸笼。我们在这儿工作就像洗桑拿。"技术员陶三东抹了抹汗珠,跟同事们打趣道。

  炎炎夏日,考验劳动者的体力、耐心和责任。记者在作业现场看到,为了不落下一个死角,不放过一处隐患,"桥梁医生"戴着顶灯仔细听诊,一天下来需用检点锤在支座螺栓上敲击5000多次,加上触摸、聆听、目测,以及对梁体、支座的检修,走完往返3公里路,至少需要5个多小时。

  上海工务段职工"桥肚"里巡检洗桑拿,这只是上海铁路局工务系统战高温,做好运用巡检工作的一个缩影。入伏以来,全局工务系统组织干部职工积极开展线路道床的隐患排查和设备整治工作;密切关注天气预报,安排人员对责任区段线路进行徒步巡检,重点检查线桥结合部、道口、曲线地段和大修换轨地段,对检查发现的问题及时进行整治处理,确保高温下线路设备质量良好。

  检修库洒汗水

  7月26日,江淮地区阳光火辣,热浪袭人。

  11时10分,火辣辣的太阳晒得皮肤发疼,地面气温50℃。合肥机务段机车检修库机声隆隆,只见身穿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检修人员忙碌穿梭,浑身湿漉漉的正在对运用机车进行检修作业,一会儿挥动着工具拆卸,一会儿安装机车走行部件,时不时抹把汗、喝口水,现场一派繁忙景象。

  针对持续高温,机车惯性毛病较多的情况,合肥机务段严格按照暑期机车质量专项整治工作要求,认真做好机车防过热、防火、防漏雨、机车空调等暑期关键项点整治,强化客运机车质量专项整治工作,加强机车出入库质量普查整治,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利用双休日普查整治客运机车。该段还严格按照HXD2B型机车齿端轴承分析检查要求,充分利用机车走行部车载监测装置数据分析、齿轮油光谱分析等手段,检查排除多起电机轴承保持架故障。截至7月25日,整治机车249台,处理故障315件,有效预防消除机车走行部故障隐患。

  走近正在检修的东风4B3190机车动力间,见到了第一包修队工长蔡冬冬。他大汗淋漓,脸上的汗水混着油污。"天热,我们不怕,包修队有团结协作的好传统!"蔡冬冬劲头十足地说。

  在合肥东机车整备场,整备车间主任应瑞松说:"暑运以来,运量猛增,机车跑得欢,多数轮乘机车在外奔波一天后就返回,这样下来我们平均一天要保洁20多台机车,每台按20分钟计算,队员一天要连续奋战近10个小时。"

  暑运以来,南京、徐州、上海、杭州等地,像合肥一样火热。上海铁路局运量猛增,线路上的"火车头"依然跑得欢,为多拉快跑提供了充足的动力支持。

  列检场烫脚板

  7月26日,浙江金华,气象预报当日最高温40℃。在金华东站列检作业场内,一群货车检车员在烈日下作业,银色反光条在灼热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火热的季节,铁路货车检车员格外光彩夺目。个个"全副武装",身着黄色检车工作服,脚穿防护鞋,头戴草帽。他们手持检点锤、电瓶灯,胸前挂着对讲机,腰后别着大扳手。

  11时37分,在金华运用车间下行场的中部待检室内,下行一班第一组检车员们匆匆吃过午饭,尚未来得及喝上一口防暑凉茶,便在值班员的来车提示下,带上工具赶往作业场。

  接车完毕,插设防护信号后,一组4人分头尾两档,开始往车列中部碰头分车。此时现场的环境温度高达60℃,水泥板表面温度高达73℃,仅仅只是分车,人人额头布满汗珠。

  检车员不停地在车辆底部钻进钻出,认真检查着每一个车辆配件。经过烈日暴晒后的车体、车底板,犹如刚出炉的铁板,热浪逼人。脚底踩着的水泥行走板,丝丝冒着热气,透过薄薄的胶鞋底直烫脚板。现场作业人员的工作服个个都是湿了一大块,紧紧地贴在背上。

  "天气炎热,汗水不停地流淌,我们只能靠喝大量的盐汽水来补充盐分和水分。"第一组组长黄少华说,"像今日这样的高温,一个白班下来,平均一位检车员单单600毫升装的盐汽水就要喝掉四五瓶。"

  "在我们车间,像这样的检车小组,白班10小时平均每个小组检车12趟左右,平均每趟作业至少半个小时。"在对信号的时间里,黄少华的手臂上汗水流淌,脸上的汗珠子更是顺着头发、眉毛、鼻尖不断地往下滴落,他说,"精检车辆,保障列列安全,既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