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60°C的铁轨之间 高温下的长沙铁路上水员

来源:星辰在线

  “走路石头扎,四季湿鞋袜,夏季热浪蒸,冬季寒风刮。”在长沙火车站,列车缓缓驶入站点,7月的烈日下,铁轨与铁轨之间热气蒸腾,有一群身着黄色工作服的人,他们拖着热得烫手的胶皮管子,快速接上列车收水口,因为很少有遮挡物,他们一般要在太阳底下站着,等火车水箱加满。当列车驶出月台时,他们又带着一身汗渍走向另一条铁轨……这是上水员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

  7月25日下午星辰全媒体记者来到长沙火车站,在广铁集团长沙火车站客运车间副主任文敏刚的带领下,来到高达60℃的股道,在列车空调排风口的热浪旁,上水员们正拖着20米长的上水胶皮管给列车加水。

  给150趟列车加水

  每天在铁轨上行走近两万步

▲星辰全媒体记者 文帅伟 摄

  上水员关系到旅客在旅途中的用水,却永远行走在车下,几乎不为人所知。一列火车15节车厢的上水工作,枯燥得就像是流水线上的机器人。长沙火车站一共51名上水员,4名股道清扫员。上水员分三班,每班17人,每股道4人,班长为机动人员。唐万强是上水三班的班长,52岁,1996年入职,在上水工岗位上干了21年。下午4点,日头正足,一列开往北京的列车进站,唐万强穿戴好工作服,再戴上安全帽出门了。

  “哪里需要我,我就往哪里走。”说话的间隙,唐万强将皮管接上车厢的收水口,他直言夏天穿长袖长裤确实受不了,不过上水皮管烫、列车车身烫,就连刚喷出来的水都是滚烫的,不包裹的严实点,会被烫伤。从列车的一头到另一头,这将近500米长的距离就是他们的战场,唐万强介绍,有的车停车的时间短只有6分钟,为了保障车上用水,加水的动作要非常的快,基本都是一路小跑着加水,这样来回跑动,平均每个人要在铁轨上行走近两万步,每天需要给150趟列车加水。

  工作环境已有所改善

  但高温下工作依旧难受

  采访当天,星辰全媒体记者陪着唐班长一起给列车加了一趟水,10多分钟不到,衣服完全湿透,可见这整个夏天上水员们要接受怎么样的高温考验。

  干完活后,唐万强和同事们回到了休息间,一打开门,里面就冲出阵阵汗味,工人们迫不及待地端起大茶缸子一气喝干,每个上水员,一天要喝上10杯左右。

  唐万强拿着毛巾边擦汗边说:“不喝水不行,天气太热。”休息室内上水员有的抓紧喝水、有的闲聊,等待下一趟列车抵达。”上水员的年龄普遍偏大,就唐万强的管理的班来说,平均年龄达到了45岁,“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只有我们这些“老口子”才干的动啰。”提起这份辛苦的工作,唐万强却说已经比从前好多了,“以前我们休息室什么都没有,冬天都是靠炭火,夏天全靠自然风,现在好多了,不仅有空调还有冰箱。”

  唐万强介绍,他最怕上水的时候,两列列车交汇,夹在车与车之间,两车散发的热气能让中间温度高达60°C。两辆列车之间的空间狭小,加上列车到站以后,列车司机会放沙子刹车,这过程中产生的灰尘再加上高温,会让人喘不过气。

  对这份工作已经有了感情

  我们不干谁来干

  

  上水员的工作很辛苦,夏天晒,冬天冻。其实唐万强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孙子已经有6岁了。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带带孩子,享受天伦之乐,而不是现在这样整天在烈日下暴晒。

  “干了这么多年,不仅对这份工作有了感情,也有了一份责任感。”唐万强说,如今儿子还有媳妇带着孙子住在星沙的房子,自己为了图方便,就近和老婆住在单位提供的十几平米的宿舍里,每天下班了就看看电视,和其他队员聊聊天,放假的时候会去看看孙子。

  当星辰全媒体记者问到这样又晒又苦的工作他有没有想过转行时,唐万强笑笑说:“工作总要有人做的,不管天有多晒,我肯定会干到最后,站好我们这批人的最后一班岗,我们不干谁来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