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闲拾笔(三十五)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周安才)身为仪陇子孙的老周,少小离家,在外游离几十年,虽N次回家,但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身为“两德”(朱德,张思德)故乡人,老周却对生他、养他、育他的故乡仪陇如此陌生。当年刻在他心灵深处的故乡,地域是偏僻的、土地是贫瘠的,经济是欠发达的。“晴天出门一身灰,雨天出门一身泥”的交通,“一场大雨到处淹,十天无雨遍地旱”的条件,“靠天吃饭,靠地耕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是难以抹去的记忆。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老周退居赋闲,前日带着久违的心愿回到故乡的怀抱。通过“认识”故乡,了解故乡,亲吻故乡,没想到,故乡的历史是如此地悠久,故乡的文化是如此的厚重,“两德”精神是如此地激励父老乡亲面向未来,与时俱进,奋勇向前。

  早在西晋(265年至420年),仪陇就置羔羊县;南朝梁天监元年(502年)置隆城郡及仪隆县;唐武德四年(621年)分割南部、相如二县部分属地设新城县;唐大力初年,后因隐太子建成讳,改为新政县,因避玄宗李隆基讳,改仪隆县为仪陇县;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下黄龙等摔义军进入仪陇,攻县城未克,撤离仪陇;明末清初,从湖南、湖北、广东、江西等大量移民至仪陇开垦,以湖南、湖北最多;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知县朱怀班,于金城山南腰旧址重建县署;1886年12月1日,朱德出生于仪陇县马鞍镇;民国元年(1912年),改县衙公署为县公园署,改知县为知事,最后县名改为仪陇县;1915年4月21日,张思德出生于仪陇县六合场(今思德乡);1933年至1935年,红军在仪陇建立苏维埃政府;抗日战争期间,先后有一万多名仪陇儿女奔赴抗日第一线,其中有两千多名将士牺牲在抗日前线;1949年12月23日,仪陇解放;2004年8月14日胡锦涛总书记到仪陇视察,并作“一定要把朱德故居保护爱好,一定要把朱德故里建设好”的批示。

  唐肃宗上元年(760年),时任刑部侍郎的大书法家颜真卿,入蜀取道嘉陵江赴任途经新政时,邂逅在京师长安的同袍故交鲜于仲通之子,留宿离堆山鲜于氏古宅,感怀不已而写下一篇790余言的《鲜于氏离堆记》,现还保存有30余字。唐朝元稹被贬,元和时年(815年)到达州赴任途经阆中、南充时留下了“新政县前逢月夜,嘉陵江底看星辰。已闻城上三更鼓,不见心中一个人。须鬓暗添巴路雪,衣裳无复帝乡尘。曾沾几许名兼利,劳动生涯涉苦辛。”的《新政县》。

  1933年8月12日,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分左右两翼共四路军马由许世友、陈海松、潘幼卿等将领率队从巴中八庙、花丛、茶坝观音出发,亲自攻打仪陇县城,最后大获全胜。

  张思德纪念馆正大厅短短360字的《千秋风韵》,恰似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的颁奖词,把千百年来有着悠久历史文化和勤劳勇敢的仪陇浓缩成了一部绚丽多彩的画卷。

  “羔羊遗迹,方洲故地。临安汉而亲渠水,尾秦巴儿立属地。天行健,春秋系巴国一隅,地势坤,当代为朱德故里。千五百年来现实沧桑,借农作而积跬步;百十余代生息风华,凭耕读以至千里。

  人杰地灵,有凤来仪。汉代崖墓,诉说历史悠久;梁朝遗风,再现人文胜迹。唐书宋客韩墨芳;明朝古庙香火长。丁氏庄园说客俗;新政街头寻古埠。炭窑炼宗旨,全党至今崇思德;元帅统三军,寰宇恒久诉传奇。元戎士兵芳千古,“两德”故乡天下稀。

  文脉流徽,以文化仪。金粟书院常生能折桂;魁星古阁,高悬点斗之笔。剪篆书里绘‘三乡’,风雅颂前亮绝技,龙飞凤舞,书岩活色生香;铁画银钩,‘德’字烟霞满壁。客家情歌《九妹》靓;川北木偶入世遗。

  盛世昌隆,发展兴仪。县址搬迁,脱开一县新路;博物建馆,收罗千年神奇。以史为镜,更映今日美好;凭古为鉴,方知时代兴替。千秋风韵,此留胜迹。”

  2015年9月8日,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教授李后强先生在仪陇全国首届宗旨论坛《宗旨决定未来》的演讲中讲到:“仪陇是朱德、张思德同志的故乡,与党的宗旨关系密切。1944年9月8日毛泽东主席曾在张思德同志追悼会上发表过《为人民服务》的著名演讲。仪陇被称为‘两德’故里。这里地灵人杰,现在是青山绿水。过去有几句民间谚语,仪陇是‘缺钱不缺德,缺水不缺酒’,还有‘缺房不缺人,缺药不缺钙’。我们把‘德’字分解看,意思就是‘两个人一心为十目’,换句话就是‘朱德、张思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见仪陇是天生的‘德乡’。最近还有学者发现,1927年6月30日朱德同志就题写过‘誓为人民服务’。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论坛设在仪陇,旨在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强化广大党员干部的宗旨意识,寄托对朱德、张思德同志的怀念与敬仰。

  如今,人人讲德,个个崇德,事事讲德,德行天下,德贯全县。崇德、尚德、重德之风蔚然长存。故乡人民在传承、弘扬“两德”精神的同时,已把仪陇建设、发展得山青了,水绿了,林秀了,房美了,路通了,老百姓富裕了,县城搬迁了,楼房变高了,街道变宽了,城市琳琅满目了,滨江路上游人如织了,新农村建设更是让老周眼睛一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