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要启程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吕奎元)去年的金秋十月,多情的秋风吹得人透心的凉爽。那天傍晚,我背上行囊,登上一列火车,离开我熟悉的这座城市,前往湖北中部素有荆楚门户之称荆门一个市政项目履新。就目前企业的政策而言,可以肯定地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后一个驿站。

  企业改革与许多人的命运息息相关,对管理层局部调整或大洗牌、更新换代是正常不过的事,不必大惊小怪或者怨声载道,一些老同志离开机关,是企业发展的需要,只不过换个岗位罢了,并不意味着被淘汰出局或否定个人的能力和对企业的贡献。如果当初没有中央军委百万大裁军的英明决策,让铁道兵17万官兵集体并入铁道部,我们那一批人,90%的人都回家种田了,那还有当工人、当领导的机会?想通了,想明白了,心气也就顺了。关乎全局性的重大改革,个人是把控不了的,如其左右不了局面,不如顺其自然,跟着感觉走,以平常心看待。

  改革,便是吐故纳新、扬长避短,也可能改对,也可能宣告失败,只有经过实践检验才能得出公正的评价。有的人是改革的受益者,不费吹灰之力,梦寐以求的理想一夜间如愿以偿,在人生新的征程中扬眉吐气、春风得意。当今社会,许多企业选人用人,能力和水平不是考量一个人能否胜任某些岗位的唯一标尺,年龄小、学历高是首要条件。相反,有的人能力和水平很高,非常热爱自己的岗位,学历和水平远在多数年轻人之上,因为年龄大了,活力和朝气不及年轻人,被一刀切下去也能够接受。长江后浪推前浪,谁也不会在某个岗位一干就是好多年,换个环境有新鲜感。离开机关的老同志,并非被淘汰出局,而是换一种工作方式,职位和待遇反而比从前好,何乐而不为呢?

IMG_5502.jpg

  作为“首脑”的机关,你在这个圈子里,若是一个部门的部长,不只是发号施令和指手划脚,许多工作都要亲自干,如今对工作效率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在机关哪个岗位都有压力,没想象的那么轻松自在。党群口各部门的工作,以文字为主,公文写作是重头戏,会写的,两个小时就能完成一份报告或一篇文章,书面文字表达能力差的,要么写出来的东西空话套话连篇,多中心多主题,早枪毙是必然,要么两天也拿不出来,即使能拿出来也不一定有多高的质量。

  许多人羡慕机关体面的工作、有规律的生活,因此想进机关的大有人在。或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我对机关一点也不留恋,与90年代初刚进机关的想法截然不同,主要是对机关年复一年的工作太熟悉了,期望的与现实矛盾重重,并非我适应机关环境的能力差,而是以我的个性,做事太较真,做人太实在,敢说真话,难免让一些人不悦。我需要的是一个敞开心扉说真话、心情舒畅的环境,付出的劳动能得到领导的认可,而不是被某些人嫉妒和排挤。我出版的几本书遭到个别人的说三道四,好像我只顾埋头写书,没干工作,我利用节假日、晚上和双休日等所有的业余时间写东西,耗费的精力和体力视而不见,上班时间,每天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很难有时间干自己的事,即便上班时间写文章也没错,只要不影响负责的工作。事实上,每年党委都要给我主管的部门下达在媒体上发表作品的数量,完不成还不行。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任何时候写都是工作范围的事,对企业是有利的,有人挑毛病、看不惯是有偏见的,嫉妒的成分更多一些,因为发表文章多了,年终拿的奖金也多,对作者来说,付出劳动了,为企业扬名、扩大影响力发挥了作用,获得报酬无可厚非。没有良好的工作环境,便没有好心情,工作干的就不顺心。忽略别人感受、嫉妒心太强的人是最不人道的。我曾写过一篇《心情与日子》的散文,好心情才有好日子。

  为了改变生存环境,我吃得万般苦,挑战极限,深挖潜力。6年的军旅,是在最底层的施工连队度过的。在南疆铁路库鲁塔格隧道施工中几次大塌方,与阎王殿擦肩而过。在生产条件落后、生活条件异常艰苦的岁月里,我坚守自己划定的目标,并为之不懈地奋斗,年复一年,意志更坚强,心气更足,一路走,一路回头看,反思、总结、积累,用知识洗心革面,为我攀登高峰铺设台阶。1984年兵转工后,依然扎根在最艰苦的施工队,演奏铁锹、十字镐、钢轨、枕木、砂石、水泥、木头合成的命运交响曲,涉足铁路、公路、市政、水利到隧道、桥梁、房建等多个领域。在连队和工程队漫长的岁月里,在普通战士、工人的岗位上,汗水拌着泪水、不屈不挠、忍辱负重,搏击风雨,逆水前行,一点一滴积淀我的智慧和才能,丰富我的人生,历经14个寒冬,我依靠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改变了命运,让不可能变成可能。1991年初夏走进公司机关预热近半年,次年正式到党委宣传部从事梦寐以求的新闻宣传工作,7年里,我不断地学习和探索,从单一的采写新闻到文学创作,主业和副业并重,思想和能力在深耕中渐渐升华,靠本事活出自我,让那些对我鄙视、藐视、歧视、嘲笑、讽刺、挖苦,使出浑身解数进行人身攻击的人羞愧难当,他们的仕途,直到退休也没离开过靠下苦力挣工资的一方狭小的天地,我用超常的勤奋和努力实现了事业上的一次次跨越,用有力的事实让那些冷眼相看、瞧不起我的人永远闭上一张喷粪的臭嘴。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正当我顺风顺水的时候,风云突变,因一个专版风波断送了我的大好前程,唾手可得的一个重要职位被搁浅,三年过后,又因为刊登在报纸上的一幅新闻照片激怒了政治敏感性很强的某领导,我的位置很快被他人取代。我默默地离开这个曾经让我向往和憧憬的办公楼,远赴天府建筑工地。我没有太多的失落,一年前已是企业的一名宣传干部,在一个有几百名职工的指挥部办公室工作,沉到深水里磨练,为我后来跃出水面积蓄了丰厚的资本。

  与部队和兵转工后的工程队的工作环境和岗位相比,可谓鸟枪换炮、今非昔比。在一个新岗位上能够得到所在单位领导的认可、赏识需要漫长的过程,要用业绩来获取,埋头做事,踏实做人。事实也是如此,我用了10年时间做铺垫,才被认可和赏识。从38岁到48岁,岁月在我脸上刻下了无数连绵起伏的沟壑,也让我对人生作了深度思考。

  我在四川的7年时间,不管如何发力,成长进步与我无缘。三峡库区开工建设的奉云高速公路,是我大显身手、展示才能的大舞台,我充分发挥写作和摄影方面的优势,用文章和图片说话,被一位“伯乐”赏识,我才有机会以绝对优势取胜,重返机关,才有从副科到正科的职位和待遇。

  人生,免不了曲曲折折,昨天的一切,今天可能会被彻底撂个底朝天,想不到的事会从天而降,想像中的事成为空中楼阁和一个梦幻。

  本以为第二次在公司机关的部门领导岗位上干了8年,不用再挪窝,一口气干到退休,可是许多时候,想像总是与现实不在一个平行线上,面对的现实出乎预料,让我到湖北一个项目当书记。

  每一次命运的转折,都是刻骨铭心的。

  从军人到筑路人,再到企业的一名中层干部,40年的风风雨雨,值得细细地回味。

  1992年以来的25年多时间,我的岗位几经变化,两进机关两下基层,说不完道不尽其中的酸甜苦辣。

  一个土包子、当初文化不高的农村娃,能够在岗位变幻莫测的变化中昂首挺立,不被狂风巨浪吞没,而且一次比一次好,是不容易的。我总结了一下,我的能力占了绝对优势,没有早年漫长而艰苦的业余自学,没有契而不舍、在失败中苦苦坚守的拼搏精神,哪有现在的春风春雨、阳光明媚!

  2016年10月16日,当我跨进位于鱼米之乡的湖北荆门市政项目部大门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要融入这个富有朝气的团队了,我一定不辱使命,有信心、有能力做好书记的工作,与班子成员,特别是项目经理密切配合,带好队伍,干好项目,实现安全、质量、产值、效益目标,用事实来感恩企业多年来对我的培养和厚爱。

  来之前,我是有想法的,感觉年龄大了,怕适应不了基层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担心体力和精力跟不上,可是来之后,很快适应了项目部的环境,之前所以的疑虑都是多余的。工作一段时间后,感觉很不错,后悔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