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拉之缘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 张俊杰)一场奇遇意味着什么?对于伊斯兰信徒与我这个嗜好研究宗教文化的人士来说,就是安拉之缘。本文欲结合清真寺的阿訇赠我的《伊斯兰教基础知识读本》以及白利峰阿文书法与susanzsz的“【绕池游慢】谢赫·扎耶德大清真寺”文章,谈点学习心得,供大家分享。

  第15版:世界经济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中国诗画“绽放”联合国》一文显示出联合国范围内也不断掀起“中文热”的事实,读后很自豪,希望类似这种弘扬中国文化的新闻不断出现,起码说明我们“一带一路”战略在国外已经拥有好的市场。以上是上午我参与大报评报观点,有趣的是下午都遇上了白利峰阿文书法,白利锋,他写的阿文书法,布局合理巧妙,墨色均匀,笔法质朴有力,线条飘逸流畅,给人以美的享受。细读其简历:苏莱曼﹒白利锋,男,回族,1978年生,开封市人,阿拉伯文书法家,师从国际著名阿文书法家哈吉﹒努伦丁﹒米广江老师。2003-2011年在睢县、民权等地任清真寺教长,2011年在开封市创办“伊清堂阿拉伯文书法工作室”。白利锋酷爱阿拉伯文书法,刻苦研习,勤学苦练,坚持不辍,其作品多次在《伊斯兰文化研究》《中国穆斯林诗书画》《河南穆斯林》《上海穆斯林》《甘肃穆斯林》等杂志上发表。2012年应科威特文化部邀请参加阿文书法展览。其多幅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艺术机构及众多有识之士收藏。无疑,白利锋与我相逢也是“真主安拉”有意的安排,否则我们两个是不会相遇而又相识的。其实,与伊斯兰教一些阿訇相识也是因为上述经字画,让我感到一股子神秘莫测的味道,无论是在本市,还是在汉江对岸城市谷城,甚至湖北其他清真寺内都存在这种用阿拉伯文书写的经纹图案。

  谈及被赠《伊斯兰教基础知识读本》也是让人心跳之事,大致前五年左右,一家大刊物约稿让我写反映谷城宗教文化的系列散文,大冬天要求我徒步沿着大街小巷子去采风。先后徒步三次实地采访对方城市道教、佛教、基督教等信徒,等计划采访伊斯兰教信徒时刻,一件意外事情发生了。因为当时缺乏这个宗教方面知识,连最起码问候语都不知道,进入对方城市后见一个河南口音的阿訇,就不假思索打招呼:“伙计,我想进入采访一下你们当家人如何?!”咣当一声,差一点关门中夹住我的衣服,吓我一大跳,误以为这阿訇是否存在问题。按说,我客客气气却遭遇闭门羹有点说不过去。琢磨半天,决定迂回采访,就专门去老街一个百姓茶馆,与一些七八十茶客唠嗑,鉴于我嗜好研读汉江流域一带古书,像我市包括谷城明清地方志,我都读过如此唠嗑中很快就与一位学识渊博的老人混熟,而且对方传授我伊斯兰教见面问候语“安塞俩阿来一库姆!”意思“愿安拉赐你们平安!”等,这样再次去待遇就格外不一样了。通过采风对方阿訇被感动赠我上述《伊斯兰教基础知识读本》,这几天才开始研读到第14页,都被这种宗教文化给深深吸引住了。比如:从上述白利峰阿文书法欣赏图片中,我们读者不仅仅体会出库法体、三一体、誊抄体、签署体(又名证书体)、波斯体(又名太阿利格体)、公文体暨加利公文体、行书体、花押、王冠体、雷哈尼体、马格里布体、西雅格体、中国体等阿拉伯书法体,更重要的是感悟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信仰的最高真主阿拉以及其意志,目的是求的两世的和平与安宁,并非其他危害社会的东西。

  鉴于,这个话题很深,不妨先把玩一番——“清真寺美,谢赫.扎伊德,塔寺辉煌。肃穆庄严藏圣妙,迎朝拜,朝暮天堂。一任天恩赋,凭吊矣,百世流芳。阿联鼎盛,豪华瞩目,盛世皇皇。穹顶镂雕律韵,惊世奇华彩,金盏浮香。礼拜苍穹众祈祷,恍踏进,宫月瑶房。且圣卷慢悟,意深沉,思绪莽莽。返朴守真,温文和雅,宗教成将。【注释】10年前,我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工作过,10年后再游览大清真寺,她的庄严、华丽、静美依然。”susanzsz的博文“【绕池游慢】谢赫·扎耶德大清真寺”,配合上述诗词图片,阿布扎比大清真寺的全称为谢赫扎耶德本苏尔坦阿勒纳哈扬清真寺(SheikhZayedBinSultanNahyanMosque)其中SheikhZayedBinSultanNahyan(谢赫扎伊德·本·苏尔坦)是阿联酋第一位总统的名字。此清真寺也正是为了纪念这位已故的阿联酋总统而建造的,寺内有他的陵墓。所以又名谢赫扎伊德清真寺,但由于名字可能太长的原因吧,当地人和游客都简称该寺为GrandMosque(大清真寺)整座清真寺的设计充分体现了伊斯兰教的风格。借鉴了不少世界上有名的清真寺的设计。该寺的设计师、建造原材料分别来自意大利、德国、摩洛哥、土耳其、伊朗、印度、中国、希腊和阿联酋本国,因此它也体现了国际化的建造思路。清真寺占地2.2万平方米,设计有82个圆形穹顶,主穹顶高85米,装饰着黄金的柱子多达1100根。清真寺最多可容纳40000穆斯林人同时做祷告。地板上的色彩不是颜料彩绘,而是用天青石、红玛瑙、紫水晶、鲍鱼贝等天然材料拼构而成。顿时,我们都会被全世界最大的清真寺之一,阿布扎比大清真寺的文化被折服,到底是什么魔力驱使这种建筑出现在阿联酋呢?!

  有人会说是穆斯林,也很正确。但是,研读《伊斯兰教基础知识读本》第七页后,大家都会发现属于中国文化让这些穆斯林信徒具备借鉴了不少世界上有名的清真寺的设计风格,最终让阿布扎比大清真寺,坐落在了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市。为何敢如此下结论呢?!该书该页码中记载先知的穆罕穆德曾经告诉穆斯林:“求知是每一个男女穆斯林的天职。”“求知从摇篮到坟墓。”“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因此,在唐代这些穆斯林通过海路与陆路纷纷进入中国,甚至在中国各省落户,以至于白利峰阿文书法欣赏图片出现在中原内地,足以印证中国文化对穆斯林文化的影响。

  结束文字时刻,我想说无论是白利峰阿文书法,还是susanzsz的博文诗词与摄影,都属于探索中国穆斯林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均值得我们借鉴与学习。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