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

来源:中华铁道网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范栋梁)富贵与我是梅川高中时的同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出学堂门进中铁大桥局六公司工作。那时乡下小孩考学进城里工作,叫跳龙门,在我们老家是挺有面子、挺光耀门庭的大事。记得上班不久,我回家探亲,走在乡野窄小泥泞的机耕道上,忽然有人喊我的小名。借着微茫的天光,那人戴绿军帽、穿白衬衣,胸前背心上八一两字红光灼灼,通身一副假退伍军人的打扮。我倍感亲切地迎上前去,富贵不由分说地抢过背包,死拉活拽地非要去他家坐坐。当初是怎么样打赤脚、玩泥巴的,怎么着也得喝口苞谷酒、认识一下门楼吧。

  富贵家在上垸翠柏丰茸的坡上,一排三间土砖房由于年久失修而显得破旧剥落。屋内除了农具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墙上花花绿绿地贴满了电影海报,时下风靡于世的三大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半件也没看到。掌灯吃饭的时候,却硬要我在壁檐下方供奉有天地君亲师牌匾的八仙桌上位坐着,还一迭声地说非我莫属,从今往后来家就坐上位。那晚我大醉而归,生平第一次领略到招人待见的快意。

  转眼进入九十年代,公司承揽了海口市南大立交桥建造任务,那时公司本部还在谷城。富贵坐了一天一夜的车找上我,说是父母年纪大了,两个小孩要上学,家里一点责任田根本养不活一家老小,垸里的青壮劳力都出门打工去了,看我能不能帮他找点活干,农民工呗,也傍中铁这棵大树讨一碗饭吃。我二话没说,买了张票,就托人将他送到了海口。谁知去不多时,正是夏日炎炎的时节,海口来电说富贵出事了,从高高的脚手架上摔了下来。我心急火燎地赶到海口。项目经理不无嗔怪地说,啥工伤,累的,不经意摔了一跤,这家伙真是个人物,成天二十四小时连轴干,木工、钳工一学就会,钢筋工、装吊工一点就通,已经做到工班长这个岗位上了。我一颗心这才缓悠悠地落下地。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宿舍,十几个人住的板房只有一台吊扇在呼拉拉地吹,海口天热、蚊蝇多、燠闷经常憋得人透不过气来。富贵光着膀子,卷着裤脚,正圪蹴在床前写画着什么,掀起的铺板上压着一摞摞书,钉钉的长凳上卷着一张张图,左边一盆清水袅袅的冒着热气,脖子上一条毛巾也被他擦得热汗腾腾的。这是发哪门子的羊癫风,三十好几了,还想去赶考进学不成?富贵闻声一怔,诧异在眉角打了个闪儿,憨态就在他那汗水四溢的面孔弥散开来。这不是想学门手艺吗,学成了,也好带人跟你们大桥局干。我们垸里劳力多的是,就缺个懂技术会管理的带头人。我估摸着跟大桥局搞建筑有出息,你们人老诚,有本事,都是坐办公室的,工地上干体力活的不都是南腔北调的来自乡村的农民工。好家伙,得陇望蜀了,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要跑。不过年底,他真的带领一大帮子乡亲出现在海口工地上,春节又上千里地包车请我去他家里作客。还是那间破旧不堪的堂屋,还是那个非我莫属的上位,不过人就吆五喝六地围了一大桌子,这个喊他老板,哪个喊他头儿,亲热得不亦乐乎。那晚我又酩酊而醉,心里再一次充满了受人敬重的快意。

  以后富贵与我就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了。听人说,几年间跟着中铁大桥局,已从一无所长的农民工成长为一饭千金的包工头了。后来又听人说,他在老家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盖起了一幢别墅,跟着他干的乡亲,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楼房。再后来就听人说,他捐资将家乡那条机耕道改造成宽敞平直的水泥路了,又专门出钱从镇上引回了自来水,家乡那所断垣残壁的小学也由他捐款重建……

  时序进入二○一五年,公司与富贵的建筑公司合作,在老家承揽了梅河特大桥施工任务,公司派我回乡工作。一出梅川车站,一双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就很谦恭地挤上前,一口一个伯伯的抢搬行李,坐上早停在一旁的奔驰车,才知道是富贵的一双儿女。原本老爸要来接您的,临时有事,嘱我们一准将您接回家,哪坛窖了好几年的苞谷酒还等着您老哥俩今晚一醉一陶然呢。

  车到富贵垸上,正是夕阳西下之际。远远地一幢飞檐鎏拱的别墅掩映在绿树蓊郁的坡上,进院是峰若剑杪的假山石泉,两厢种植着名贵的古木花草。屋子里装饰得富丽堂皇极了,墙上挂满了名人字画,壁柜塞满了瓷器古玩,唯一有点沿袭的是壁檐那块天地君亲师的牌匾还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富贵西装革履的赶回来了,腕上一块名表,腋下一款名包,活脱一副假洋鬼子的模样,进门就一个劲儿的要我坐上位。我百般推辞,您是老板,我是打工的,鸠占鹊巢可要不得。富贵一脸严峻地硬摁我在上位坐下。人要感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没有中铁大桥局,就没有我富贵的今天,我现在一门心思地想要做大、做强,回报社会。女儿想移民美国,我就不乐意,一百万是小钱,美国佬收钱就办绿卡。但我们是炎黄子孙,我的根在这里,我富贵家的祖祖辈辈都埋在梅川这片土地上。改革开放,党的政策好,否则再有本事,我富贵一辈子还不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下人,能接几个亿的工程,能跟你们中铁大桥局成为合作方。年初在董事会上我就提出要向年产值过十亿的企业规模奋斗,在垸上再买一片地,盖一幢28层的办公楼,把镇上相关产业都带动起来,使乡里的老少爷们早一点过上富裕的日子,在梅川这块土地上撑一片蓝天,使中铁大桥局在这十垸八乡成为一块金子招牌……

  我不由得开怀畅饮了,心底如云蔚起得人感戴的快意,那晚又应了人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的唐人至理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