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2013-12-02 14:36:52 来源:路讯杂志

建筑是凝固的诗。建筑是立体的画。建筑是人类谱写在大地上的音符。建筑是生命,每一个建筑都在穿行的岁月里留下沧桑的故事。建筑也是人类步入文明社会的发端之一,社会的文明程度从建筑可见一斑。故此,建筑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历史、文化、文明与物质进步的外化标志。

  专题策划:于丁  主持人:关思清  资料统筹:张保平 韩琳琳  责任编辑:杨萍

  惊悚数据:

  中国城市建筑生命平均只能维持25年到30年

  每年消耗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

  每年浪费掉1183万吨原煤

  每年拆掉的建筑材料达上百亿元

  每年产生新建筑垃圾4亿吨

  导语

  建筑是凝固的诗。建筑是立体的画。建筑是人类谱写在大地上的音符。建筑是生命,每一个建筑都在穿行的岁月里留下沧桑的故事。建筑也是人类步入文明社会的发端之一,社会的文明程度从建筑可见一斑。故此,建筑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历史、文化、文明与物质进步的外化标志。

  登斯楼也,我们为是华夏子孙而豪迈,那些或老去或遗址的建筑,支撑着我们民族历史华盖的博大。“土木之工,不可擅动”是我们自古以来的重要建筑思想。但是,近些年的中国城市,大兴土木成风。有的甚至是整个城市就是一个大工地。当然,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旧城改造扩建,城市建筑“短命”现象的发生也在所难免。可有些建筑的“短命”究竟是按照科学、合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引领城市发展而造成的“命该如此”,还是因各宗名利驱使,抑或其他缘由而促成的“死于非命”呢?

  本期专题探讨的就是城市建筑“短命”之现象及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和解决之道。

  我国城市建筑物年均寿命不足30年

  按国家《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年至10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经表示,中国城市建筑生命平均只能维持25年到30年。翻阅近年新闻报道,不难列出一份长长的建筑"死亡名单"。除了那些引人关注的地标性建筑以外,还有大量普通住宅,在建成后不长的时间内就因为各种原因被提前拆除。

  据统计,2002年中国城镇共拆迁房屋1.2亿平方米,相当于当年商品房竣工面积3.2亿平方米的37.5%;2003年中国城镇共拆迁房屋1.61亿平方米,同比增长34.2%,相当于当年商品房竣工面积3.9亿平方米的41.3%。如今,中国已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而这一切却只持续25到30年时间。

  以2003年中国城镇共拆除1.61亿平方米房屋计算,按每平方米需水泥200公斤、钢材60公斤计算,总共浪费了3220万吨水泥和966万吨钢材,均占我国2003年竣工房屋所需钢材和水泥的8.9%;若按每吨水泥300元、每吨钢材4000元计算,则仅建筑用的水泥和钢材就损失了483亿元;另外,按生产1吨水泥消耗145公斤原煤、生产1吨钢消耗741公斤原煤计算,则共浪费掉1183万吨原煤。十年前,我国一年拆掉的建筑材料达上百亿元。十年后的近年呢,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建筑业内共识,建筑物生命周期低于50年,即被认为是所承载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但在中国这一片持续十几年的造楼热土上,“短命建筑”层出不穷,拆四星盖五星,未完工又推平。爆破声中,大量“青壮年”建筑用浓烟和瓦砾,上演着一场场非正常“死亡”。在过度消耗水泥、钢材、煤炭等资源的同时,大量的重复建设的“短命建筑”,制造大量建筑垃圾。据国家住建权威部门研究报告,对砖混结构、全现浇结构和框架结构等建筑的施工材料损耗的粗略统计,在每万平方米建筑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吨至600吨;而每万平方米拆除的旧建筑,将产生7000至12000吨建筑垃圾。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每年产生新建筑垃圾4亿吨。这些垃圾的运输、处理和存放,都会对当地、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巨大的环境威胁。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合肥维也纳森林花园小区

  【楼龄:0年】【“死亡”时间:2005年12月10日】位于安徽合肥黄山路南侧的维也纳花园小区1号商住楼主体结构高58.5米,总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这幢造价高达千万元没有发现质量问题的大楼,在正常建设了16层尚未完工时却被整体爆破。根据市政府的说法,该小区影响了合肥城市景观中轴线———黄山路与大蜀山之间的山景,爆破之后可以将贯穿省城东西的黄山路“拉直”。

  “短命”建筑为何频现?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湖北首义体育培训中心综合训练馆

  【楼龄:10年】【“死亡”时间:2009年6月16日】位于武汉的首义体育培训中心综合训练馆投入使用十余年,为湖北培养了大量体育人才,有“冠军摇篮”之称,高崚、魏轶力等世界冠军就曾从这里走出。因该馆位于即将动工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和纪念碑之间,不得不为武汉耗资200亿打造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计划“献身”。爆破拆除前,这里体育设施还相当完备,馆内还在不断地更新设备。

  1、规划的短视成为建筑的“杀手”

  “许多建筑并不是因为质量问题而拆除,问题出在不理性、不科学、难以持续的城市规划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规划是城市建设的龙头,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必须以科学的规划来引领。而在制定了合理规划之后,一些城市的住房和城市建设,规划变更频繁,标准制定落后,也是建筑短命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还没建成就被拆除的合肥维也纳森林花园小区,根据官方说法,该小区影响了合肥城市景观中轴线———黄山路与大蜀山之间的山景,爆破之后可以将贯穿省城东西的黄山路“拉直”。是小区建设规划在先还是城市景观规划在先,并没有公开。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庄惟敏认为,当下“一届领导一套规划”的现象和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有关,“我们历代王朝从来都是推倒旧的,重建新的,这种‘新的就是好的’价值观一直影响到今天。所以每一届领导上任时,往往认为‘除旧布新’才是对的。”

  虽然《城乡规划法》规定,城乡规划不能因为地方领导的变更而变更,更不能因为个别领导的意见擅自修改。但是“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橡皮擦擦,能否实施,领导一句话。”这样颇具讽刺意义的坊间戏言依然大行其道。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武汉外滩花园小区

  【楼龄:4年】【死亡时间:2002年3月30日】“我把长江送给你!”——坐拥长江和黄鹤楼胜景的武汉外滩花园小区曾以这句广告词风光一时。这一经有关部门立项、审批的住宅开发项目建成仅4年,却被定性为“违反国家防洪法规”并被强制爆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2亿多元,拆除和江滩治理等方面的费用更让政府付出了数倍于其投资的代价。

  2、崇拜GDP、大搞形象工程的错误政绩观

  “拆一次创造了GDP,再盖一次又创造了GDP”。近年来一些地方为建“标志城”、“月光城”,政府砸巨资重塑“包装”,名为“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旧城改造,实为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名为拉动城市经济发展,实为重复建设以追求GDP,进而追求地方官员的政绩。在这种错误政绩观的引导下,一些不该拆的房屋被大量拆除。

  如位于武汉的首义体育培训中心综合训练馆,投入使用仅仅10年,便于去年被拆除。其理由是该馆位于即将动工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和纪念碑之间,不得不为武汉耗资200亿打造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计划”而“献身”。

  错误政绩观指导下的拆旧建新,带来的GDP增长是表面的,并没有实质性增加社会财富和经济价值。相反,不正常的拆建本身浪费了巨大的财富和资源,除了能带来政绩,对社会经济毫无益处。建是GDP,拆也是GDP,再建还是GDP,只要GDP数字好看。经商唯赚钱,当官求升迁,以GDP来考核官员的政绩,似为症矣。2013年11月04日,在《关于开展“四风”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和加强制度建设的通知》中,中央已明确提出“坚决纠正唯国内生产总值用干部问题”。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湖南株洲红旗路高架桥

  【桥龄:15年】【“死亡”时间:2009年5月27日】湖南株洲红旗路高架桥建于1995年,曾带动了红旗广场成为株洲市的两大商圈之一。因为路网建设变动,高架桥上的交通拥堵现象越发严重,影响到了周边商业环境的改善,当地政府决定对桥龄仅有15年的高架桥实施拆除。而就在5月17日,正在拆除作业中的红旗路高架桥突然坍塌,造成9人遇难、16人受伤和24辆车被损毁,酿成了意料之外的惨剧。

  3、拆迁卖地利益驱动恣意胡来

  相对于形象工程带来的政绩,在近年来土地价格快速上涨的背景下,拆迁置换出土地带来的卖地收入,更能让人对新建筑“痛下狠手”。

  多数短命建筑的背后,都有房地产开发的身影。例如,仅13年的浙大湖滨校区3号楼被拆,其置换出的土地以24.6亿元的天价整体出让用于商业开发。北京的凯莱酒店拆除后,也将在原址巨资重建一座五星级的“国际化高端商务酒店”。

  记者在采访棚户区改造时了解到,少数城市为了尽快通过拆迁置换出土地进行商业开发,甚至将一些2000年左右建成的商品房小区列为“棚户区”,以方便拆迁,同时还可以获得国家对棚户区改造的资金支持。

  “在城市建设指导思想上急功近利,重速度、轻质量;对政绩工程和GDP的盲目崇拜;加上开发商的商业利益。三者相结合,造成目前大量不该拆的房屋大量被拆除。”一位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兰州中立桥

  【桥龄:13年】【“死亡”时间:2010年7月5日】位于兰州市中心的跨黄大桥——中立桥是一座由民营企业全资兴建的大桥,然而自1997年11月主体结构完工后,由于投资商经济纠纷问题,大桥建设一直没有收尾,桥梁状况不断恶化,市政府的加固工程也迟迟没有动工。最终兰州市政府花巨资将这座建成13年却从未真正使用过的跨黄大桥完全拆除,并计划在原址建起新桥。

  4、质量与标准问题大有存在

  不可否认,在遭到提前拆除的短命建筑中,也有因质量问题和缺乏高质量维护而被迫拆除的。如北京市近日要求某开发企业拆除刚刚建成的某小区保障性住房,就是因为建筑质量出现了严重问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某官员坦言,盲目拆迁和国内房屋自身的建筑质量问题一直是中国建筑业面临的一个难题。从2009年起,中国不断出现的“楼歪歪”,“楼脆脆”等建筑质量问题不断给政府敲响警钟。住建部在2009年开展对在建住宅工程质量的检查,检查的范围包括保障性住房和商品住房等各类在建住宅工程。检查内容则包括工程实体质量情况,施工单位、执业人员和责任主体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和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的情况。全国30多个省的90多个城市中的180多个建筑工程接受了检查,结果显示96.1%的建筑工程合格。质量往往并不是建筑提前被拆除的主要原因,尤其是一些投资巨大、引人关注、建设过程中屡屡获奖的地标性建筑,极少因建筑质量出现问题被拆。

  无论是一届政府一套规划的短视行为,还是崇拜GDP、大搞形象工程的错误政绩观,抑或是拆迁卖地利益驱动恣意胡来,以及质量与标准等问题的存在,“短命建筑”的背后,可以质疑的积弊太多,决策程序、监督机制、政绩评价、权力伦理等等,单单看不到的则是科学发展观。

  网调显示民众的诸多不满意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网络,对4916人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5.8%的人表示自己所在城市有过“短命”建筑。对于自己所在城市的城市规划,50.1%的人表示不满意,41.8%的人表示“一般”,仅8.0%的人表示满意。民众对城市规划满意度尚不足一成。

  关于对城市建筑总“短命”原因的调查显示,83.5%的人选择“地方领导片面追求形象、政绩”,71.8%的人认为是城市规划缺乏科学性。接下来还有:豆腐渣工程(39.6%)、商家急功近利(36.3%)、审批拆除程序有问题(36.2%)、建筑设计有问题(28.8%)等。

  当前城市规划都存在哪些问题?本次调查揭示,“缺乏前瞻性和总体性”成为最大问题(74.5%);其次是“开发商暗箱操作”(51.5%)。接下来依次为:行政干预过多(49.6%)、高密度高强度无序开发(44.0%)、违规建筑较多(41.1%)、对文物古迹保护力度不够(30.4%)等。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城市与区域规划系主任吕斌认为,其实很多行政主管部门是很有理性的,关键是个别领导的主观意志太强。所以谁来决定规划是关键,大的决策很重要,比如城市的CBD是不是要扩建,扩建会不会影响历史文化,市场到底有没有需求,“规划后主要领导要负责,不能建完了就不管了,下一个领导来了就拆。”

  调查中一名网友留言,城市建设迫切要求决策者具有前瞻性和战略眼光,但不少城市的设计者恰恰暴露出这方面的短板,他们要么被美好蓝图所蛊惑,要么被商家的逐利冲动所裹挟。

  拆除使用期不长的建筑会造成什么影响?88.2%的人认为会浪费社会财富;80.0%的人认为会劳民伤财;47.0%的人表示会造成环境污染;37.5%的人表示城市的稳定形态和韵味无法保证;33.2%的人说会打乱了城市总体规划。仅7.1%的人认为总体上有利于城市发展。

  吕斌则提醒,要理性看待规划的前瞻性。规划有前瞻性是好事,但到了一些地方领导那里可能就变样了,不需要那么多高楼大厦却非要盖,不需要那么宽的马路却非要修。“要盖一百年不落后的房子,当时的一两代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都说巴黎一百年不过时,但是路修那么宽,一开始肯定没有那么多行车需要。城市规划需要建立的是一种合理的空间秩序。”

  有专家认为,目前我国城市开发过于注重经济效益,忽略了精神文化的东西。经济增长往往以牺牲环境、浪费资源甚至是以居民健康为代价。“去年内地有个城市号称GDP超过香港,但那个城市的总体质量能和香港比吗?不改变官员的考核体系,城市规划短视的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应该如何解决城市规划问题?调查中,79.9%的人希望建立问责机制,追究浪费社会财富的行为;69.2%的人建议改变官员以GDP为主导的政绩考核体系;63.9%的人认为要事先充分听取公众意见;60.5%的人建议拆迁或重建决策透明化;56.4%的人认为要健全审批和监督机制。

  “我们政府作为城市规划的主体是有优势的,有公共利益的立场。”吕斌说,城市规划要讲究可持续发展,不能光算经济账,还要考虑社会效益,从环境、生态、文化等方面多维度地考虑问题。在决策之前一定要慎重,多听听公众和专家的声音,综合分析利弊。这样做事看起来可能慢一点,但总体效率会更高。

  如何破解建筑短命?

  “短命建筑”的寿命越来越短,“短命建筑”的名单却越来越长。一座座高楼以“!”拔地而起。使用不到30年又以“?”倒下。有些是规划的短视,造成的推倒重来;有些是土地溢价逐利的反复拆建。有的政府官员辩称,XX项目不是政府投资,潜台词的意思是建筑的拆除似乎与公众利益无关。我们且不论腰缠万贯是否就有资格挥金如土暴殄天物,公共资源容不得任何人折腾败家打水漂。“短命建筑”即便“不差钱”,占用了城市土地那可是公共空间,消耗的建材能源那可是公共资源,浪费的人力智力也是社会资源,制造了建筑垃圾威胁的更是公共环境,滞待了城市发展时间也该算是“谋财害命”。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绝非无主资源,今天的人民大众,明天的万代子孙,“短命建筑”岂能与公众利益无关?

  针对建筑物“短命”的症结问题,专家们各抒己见,纷纷献计献策。各家观点包括以下几方面:

  提高城市规划的科学性

  专家认为,从宏观看,规划应该成为引领百年建筑的龙头。城市建设首先应该进一步提高规划的科学性,并在城市规划阶段细化建筑的寿命。城市规划最忌短期性和随意性。要从实质上遏止中国建筑的“英年早逝”,就要切实强化城市规划的严肃性,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的执法力度。与此同时,要建立建筑拆除的法定程序,明确拆除条件,切实做到建筑拆除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建立拆迁论证委员会

  持该观点的专家认为:哪些建筑该拆,哪些不该拆,不应该是一两个人说了算,应该有明确的标准规范。国外有业内专家成立的委员会,包括建筑、规划、文物、文化等行业的权威人士,共同论证以决定是否允许拆除某个建筑。对于某些重要建筑的拆迁,甚至可以举行听证会。而我国现在缺乏这样的模式,仅做到了对挂牌的文物拆迁“一票否决”。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南昌五湖大酒店

  【楼龄:13年】【“死亡”时间:2010年2月6日】位于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畔的五湖大酒店建成于1997年,作为四星级酒店曾名噪一时,也是南昌一大地标性建筑。爆破起因源于港资公司接手酒店后,意图将五湖酒店重新建设成五星级酒店,但因原建筑规划与五星酒店差异过大而选择爆破。据估算,酒店拆除后将留下4万吨建筑垃圾,将占用大片垃圾填埋场地。

  划分城市建筑功能

  专家倡议,按照城市建筑功能的不同,对城市建筑进行两大类的划分,一类是标志性建筑,包括文化建筑、命脉建筑等,这些建筑需要有很长的耐久性,所以在规划局立项定位的时候就要定下它的年限。相对应的另一类是背景建筑,一般是民用住宅和普通商业建筑,这类建筑需要根据不同级别来规定使用年限。这种分类,方便在拆迁论证时有据可循。

  转变发展方式

  推进住宅产业化

  此类专家认为,打造长寿命、高品质的百年建筑,除了提高规划设计水平和维护规划的严肃性外,还需要转变生产方式,大力推进住宅产业化。所谓住宅产业化,即用工业化生产方式来建造住宅,“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采用工厂化、标准化、精确化的工艺,建筑的所有维护改造,都可以通过“更换部件”实现,这样的房屋建成后,不仅节约资源能源,方便建筑的维护和改造。而且提高建筑品质,延长建筑寿命。

  据悉,住宅产业化在日本、美国、欧洲、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起步较早,产业化程度较高。在住宅产业化较为发达的瑞典,80%的住宅采用以通用部件为基础的住宅通用体系。在美国,住宅构件的标准化、商品化程度几乎达到100%。这也成为发达国家建筑寿命普遍较长的重要原因。

  专家表示,尽管住宅产业化在我国已有企业实践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发展进度仍然较慢。主要原因在于缺乏必要的法律保证、政策和资金支持以及相应的工作机制。专家呼吁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住宅产业化发展规划和相关政策,从而推动住宅产业化的发展,打造中国的“百年建筑”。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青岛铁道大厦

  【楼龄:16年】【“死亡”时间:2007年1月7日】位于青岛火车站的铁道大厦按照三星级标准设计,于1991年正式营业,被称为是“当年青岛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是当时不多见的高层建筑之一。由于青岛火车站扩容,以及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而进行的一次城市建设工程,这座设计年限近百年的大厦,存世也仅仅16年。

  尽快推广质量终身责任制

  更多的专家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出台政策法规,严厉禁止没有质量问题的建筑提前被拆毁,对违规拆除“短命”建筑的相关责任人追究责任。专家强调,推广质量终身责任制,首先要让一座建筑的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工程项目负责人、工程技术负责人、注册执业人员、政府审批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按照各自职责,对所承担的工程项目在设计使用年限内的质量负终身责任。其次,政府或主管部门要鼓励社会监督。一方面,我们要求各地严格执行施工公示牌制度和房屋竣工后设置永久性标牌制度,意味着参建各方向社会表示对房屋质量永远负责。另一方面,要建立工程质量投诉举报制度,公开举报电话,做好工程质量投诉处理工作,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此外,还有专家强调,工程建设要履行基本建设程序,将一些利益输送链条彻底斩断。一些不履行基本建设程序的项目,将给工程质量带来危害和隐患。必须严格按照法定程序报批建设,不得擅自变更批准的项目规模和用途。严格执行工程招标投标、施工图审查、施工许可、质量监督、竣工验收备案等建设程序,落实项目法人制、招标投标制、工程监理制、合同管理制等规定,依法取得土地使用、规划、施工等许可文件。

  欧美建筑凭什么“长寿”?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上海“亚洲第一弯”

  【桥龄:11年】【“死亡”时间:2008年2月13日】“亚洲第一弯”,是人们对上海延安东路高架外滩下匝道的美誉,这个“华丽的弧形”被上海市民誉为“外滩最佳观景点”。而这座设计寿命长达100年的高架桥为了配合外滩通道综合改造工程的推进,只使用了11年就被整体拆除。“谁都没想到它10多年后就会被拆除。”“第一弯”的设计者邵理中说,“我们的设计人员,今后在做规划的时候,最好能看得更长远一些。”

  相比中国平均25—30年建筑寿命,发达国家建筑,像英国的平均寿命达到了132年,法国85年,而美国的建筑寿命也达到了74年。欧洲、美国建筑的设计使用寿命是80年,实际平均使用寿命在100年以上。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沈阳五里河体育场

  【楼龄:18年】【死亡时间:2007年2月12日】投资2.5亿兴建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素有“中国足球福地”之称。2001年10月7日,五里河体育场见证了中国男足挺进世界杯决赛圈的历史时刻。2003年,沈阳市申办2008年奥运会足球赛分赛场获批,市政府放弃改建计划,将仅仅使用了18年的五里河体育场拆除,并以16亿的价格将地块拍卖,投资19亿元新建一座奥林匹克中心。

  为什么中外差距如此之大?有专家分析,过去国内和西方的建筑质量差距较大,但现在国内的设计和施工水平,都能达到使用年限50年的标准。迥然不同的结果,东西方的观念差异是重要原因。西方人有一个珍惜保护古迹和文物的共同心理和习惯,即一座房子能不拆就不拆,即使它不是什么文物,但对一条街的居民或一家人来说,仍有它的纪念意义。因为不轻易建,也不轻易拆,所以很少有大规模的拆建。所以,这些城市的特点非常明显。例如,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市政府,就明文规定所有门面建筑超过50年的一律不准拆迁;法国对有20年历史的或在国内外有过影响的场所,都被政府立了标记予以保护。保护老建筑,在欧洲是一种普世文明。在英、法等欧洲国家百年以上老宅比比皆是,许多老住宅在显要位置用醒目的阿拉伯数字标注着建造年代,说明当时的建造者对它能够经久耐用、世代相传充满自信。当今欧洲的居民也以能住上老住宅为荣,并且认为其建造年代越久价值越高。老住宅的门窗、地板、室内管线和设备等都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多次更新,有时还对主体结构进行修缮,但其室内的现代化程度比新建住宅毫不逊色。在美国巴尔的摩市,一个废旧的电厂经过精心改造后,变身成为一个书店。整个建筑至今还保持着发电厂原有的红色砖砌外形,甚至保留了四根醒目的烟囱。如今,这座上百年的建筑已成为巴尔的摩市的标志性建筑——这些不仅仅得力于建筑质量过硬,更提现了城市规划的谨慎长远,以及政府不及利益地保护,使之成为展示美国工业文明历史、彰显现代商业时尚的经典。据2009年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统计,美国31.1%的住房已经有50年以上历史,58.8%的住房超过了30年。

中国城市建筑缘何“短命”

  重庆永川市会展中心

  【楼龄:5年】【“死亡”时间:2005年8月20日】耗资4000万建成的重庆永川市地标建筑——渝西会展中心仅仅投入使用5年,就在250公斤炸药和5000余发雷管威力下变成一堆废墟。“奢华“的一爆,源于以3000万元收购会展中心的矿业老板决心在原址上投资2.5亿元人民币修建永川市第一座五星级酒店,永川副市长更是亲临现场指挥爆破。因毗邻永川市政府所在地且设施完善,渝西会展中心此前一直是永川行政接待中心。

  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百年住宅”的建设构想,建设房屋时使用的都是标号40以上的混凝土,而中国大部分短命建筑使用的都是标号20的混凝土,仅此一项差距就使中国房屋至少短寿十几年。据2009年日本国土交通省建筑与住宅统计,日本房龄50年以上的房屋建筑面积占6.6%,30年以上的比例为38%。

  结语:

  中国建筑的短命,其根源在于我们民族缺乏继承精神的“短视”文化。中国几千年来的朝代更迭,就是一部“新帝烧旧宫盖新殿”的历史。无论是阿房宫,还是未央宫、大明宫,那些恢宏建筑的传说,抽象了我们民族的自豪;那些依稀可辨的残垣遗址,成为我们民族内心的隐痛。

  历史,间或重演,“短视”不曾断代。新官上任,指点江山,否掉前任规划,重新布局蓝图。推倒再建,建了再拆,拆了再建,一届“州官”一番折腾,城市变成工地的别称。官员得了政绩的名,开发商得了熏心的利,国家伤了钱财,民众遭殃了环境。这样得来的倒贴型的GDP“增长”不是荣光,是对国家的侮辱!

  五千年接续下来的华夏文明有那么多厚重的规矩,改革开放35年来,我们颁布了那么多的律例,但往往却被畅通无阻地“规避”,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悲哀。规矩审视良心;律例审判行为。如果对“州官”施政行为的监管缺位,那么再完美、完备的规矩与律例都是空谈和空文。

  城市规划不能任意擅改的前提是,规划要具备科学性、文化性和前瞻性。如果一个城市的规划滞后、混乱,与未来城市的发展步伐不协调时,那么质量再过硬的建筑也难免“短命”的厄运。

  我国著名规划建筑大师、中科院院士齐康教授就建议,城市的规划者特别是领导,学一点建筑史,对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将更有利。当走遍了全中国的城市,你会发现,中国城市的面貌仿佛是“一个娘”养的——只是高矮胖瘦不同而已。我们的历史久长,我们的民族多样,我们的文化多种,但我们城市风貌与建筑风格可谓大一统。有的城市把独有风格的建筑全拆掉了,盖一排排现代版的“鸽子楼”。新官认为前任没文化,拆了现代版的复建古风版的。一拆一建;一建一拆,变更规划都有各自的道理。但真理只有一个,时间和实践自会验证谁有理。可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和工夫,去验证这样的“儿戏”。拆了再建,建了又拆的现象,暴露了城市管理者在城市规划中的短期性和随意性。我们不禁要问:擅改规划是城市管理者的“明修栈道”还是权力借此寻租的“暗渡陈仓”?

  真的不能随意地拆了,这个号称五千年历史的国家,千年以上的建筑只能到地下去翻。在中国当今的地面之上,五百年以上的建筑已凤毛麟角。绝大多数所谓古建,悠久的都是历史,而建筑却是新的——原址重建的。真的不能随意地拆了,我们所处的环境,还有那些可怜的人均资源和财富,已然在审判着每一个败家子。真的不能随意地拆了,如此短暂的建筑寿命,让我们靠什么来保存民族发展进步的记忆,历史书和老照片吗?

  就在本期专题即将截稿时,11月12日新京报刊文,年财政收入仅有3.8亿元河南穷县新野县,自2010年来,这个县随意更改规划,重复建设毁掉的项目多达5个,项目总造价超亿元。

  中国人浮躁了,我们因丢掉了祖先用智慧累积起来的厚重的民族文化而日愈虚飘。试问,一个只能造出30年房龄的国家,其未来怎能不让民众担忧啊?

  看来,我们所处的环境与我们内心的镜台,都需要狠狠地擦拭,乃至重建!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返回中华铁道网新闻首页